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打書釘——顧文豪的博客

我知道苏格拉底说我不知道。

 
 
 

日志

 
 
关于我

专职写作书评

男,居于上海。性喜读书,乐至沉酣。读书之余,专职写作书评。混迹豆瓣,网名“读书敏求”。 欢迎书评约稿。

网易考拉推荐

林夕的入世与隔世——读《十方一念》  

2010-07-08 21:38:02|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夕的入世与隔世——读《十方一念》 - 读书敏求 - 打書釘——顧文豪的博客

 

林夕的入世与隔世
  
  顾文豪
  
  刊于2010年7月2日《凤凰网》

  
  按照老派读书人的观点,词之一物,实在不可太过亲近。原因无它,诗词本于人情郁积,一时兴会而弄笔,或可稍抒情思郁结,但若耽溺过甚,则必有伤神伤身之虞。是故古人称词为诗余,一来是就词本艳科的体制而言,二来暗含不可用心太过的自我告诫。词,许如美女,窈窕艳丽无比,催人投注全副生命去追求,但更恰切的态度大概是远观默想,静觑其物如实相吧。正因词绾结着这般多的情爱悲喜,而就中每每又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男女情事,词人逗弄文字,引旁人共入愁窟之时,自己也难得全身而退,往往亦忧来无向,悲出无名,终致忽忽若失。林夕多年红尘打滚,情场飘萍,腕底澜翻间皆是锦心绣语,但也不免为情所累,为词所拘牵。
  
  是以,这些年他寄情佛理,力避俗课,一双慧眼由照看人间转向反身而诚,体悟原来你非不快乐,以他的聪明才情,此等事实属轻易。加之他心善,一己悟道之言,不肯独享,必要分润众人,由此我们忽然得见昔年伤春悲秋、说愁道恨的林夕一转为喜嗜粗茶淡饭,爱说家常话的林夕。
  
  新书《十方一念》与《人情·世故》,虽则一为诗,一为散文,但在总的观念设计与文字铺排上,其实都充满着“家常话体”的风格。
  
  《十方》中的作品若以文学视角而言,并不能算是完全道地的诗歌。林夕也自言这些只是“近似诗”, 因为诗“要求一种特定的新诗逻辑,而当中应该有更多想象,语言更加跳跃”,但这些作品“并未达成文学中的节奏感,所以严格来说不能说是诗,并不如一般人所想,写点大自然的事物便算有诗意,诗不是这样的”。而他毋宁更希望《十方》如佛家偈语,用“近似诗”的方式来给万物绘像,为众生解惑。是故,不是林夕不愿写诗,而是内心有如许多的体悟与觉解的他,不愿再度陷入文字的华美繁复,宁愿刊落浮词、剥去招数,将他所认同的人情事理一一灌注于读者,而诗歌特有的琅琅上口与转圜腾挪的空间相对更利于达成这样的效果。
  
  于是,他的诗不兜转于美的意象,反倒更措意生活与生命的日常状态。譬如他以蛇的安然冬眠讽刺“人心之不足,不足以污辱”;慨叹人人为了不想生活有所缺乏而沦落至每天挣扎,为了终于获得提拔而忙到不可自拔,无非自欺欺人地演绎一出出荒诞的“集体神话”;而不论经济舱的瑟缩还是商务舱的宽敞,“大家都以同样的速度,从此地到彼方”,人制造出来的种种不平其实不堪一击。这些主题若以美文或散文诗的形式来写,当可更含蓄,更跌宕,但林夕全然舍弃,他不惮以近乎直白得有点过分的方式将生活的常理常情娓娓道来。
  
  叙写方式的家常是为其一,所言说的道理亦是普通到近乎人人不言自明。但常识告诉我们,但凡惊听回视的高论,细想来,总不免如外婆说的话,熨帖人心。如《难易菜根谭》一首“唱淡易/唱好难/乐观易/达观难/兴奋易/快乐难/品尝易/消化难/出口易/上心难/爱人易/惜己难/付出易/格价难/发热易/保温难/拥有易/保养难/收养易/抚育难/义愤易/义助难/迷魂易/假寐难/归边易/中庸难/有志易/无住难/自由难/自在更难”。所谓“咬得菜根百事成”,林夕化用古人成语,提取现代人之心事,简无可简的文字字字有声,教人冷却入世奔竞之心。
  
  家常话说多了,会有一个误解,以为林夕劝人平复欲念,不思有为。此言差矣。看其如此关切世相,自言“不离世间觉”,即可知他自己亦尚在与世周旋中。我想他的絮叨更多的是在提供我们一种应对俗世的态度与方法——生于世而与世相隔。
  
  如果说此前耽溺于情的林夕是将世界装进自己的心灵,那如今脱略的他正试着将世界看作足资赏玩晤对的对象。就如与美人晤对,相与沉酣不及坐对清谈,况且晤对何如遥对,同堂未若各院,一至牵衣连坐,便俗煞不可当矣。我猜度深谙世情的林夕真正要疏隔的亦非人世,而是尘俗;亦非人情,而是痴情。
  
  也正因此,我反倒认为林夕大可不必大换衣帷。一意洗去浮艳,避情而就理,自是人生又一进境。悲喜爱恨本是妄情幻念,但也正是这妄情幻念反倒可以对治人之种种欲念,因此人情许是入道的依据,所谓“无风月花柳,不成造化”,那“无情欲嗜好,亦不成心体”。林夕执念人情,精通世故,牵记十方,纠结一念,这一切都告诉我们,若不能超然离世,那不妨道得酒中,仙遇花里,试着与世相隔,给自己留出一段后路。而人生诸般尘情亦未必不是理境,大可悠游而不驻留,此所谓酒色财气不碍菩提路也。

  评论这张
 
阅读(372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